• <strong id="imkyg"></strong>
    <bdo id="imkyg"><menu id="imkyg"></menu></bdo>
  • <code id="imkyg"><sup id="imkyg"></sup></code>
  • <input id="imkyg"><label id="imkyg"></label></input>
  • <code id="imkyg"><samp id="imkyg"></samp></code>
    | | |

    品牌保護之不正當競爭

     

    一、傳統的造假、售假中存在的侵權

    傳統品牌保護訴訟中,造假、售假者主要的侵權表現形式有:

    1、假冒注冊商標

    在同類或近似的產品中,使用他人的品牌商標,引人誤以為是某品牌的產品,從而吸引消費者購買產品。

    2、仿冒注冊商標

    在同類或近似的產品中,使用與他人的品牌商標相近似的商標,如“康帥博”、“粵利粵”等標識,使用這類標識,極易使消費者造成誤認。

     

    仿冒注冊商標

     

    3、擅自使用品牌企業著作權、專利等

    某些知名的品牌,如服裝類品牌,在產品設計上有較高投入,產品的設計圖案具備獨創性,是區別于他人產品的顯著標志,而侵權者通過盜取和復制產品的設計,生產銷售同類或近似產品,搶占品牌企業的市場份額。

     

    二、現有企業的常見維權方式

    針對造假、售假行為,品牌企業一般的做法是通過工商投訴、向公安機關舉報等。由于從發現侵權到受理需要較長的時間,而且由于工作人員數量少,通過投訴、舉報的方式處理過程長,打擊不全面。

    對于線上的侵權行為,品牌企業一般會采取向平臺投訴的方式,要求平臺幫助刪鏈。然而向平臺投訴目前效果越來越差,部分店鋪在被要求刪鏈后,棄店更換馬甲后繼續侵權,無法起到有效的打擊效果。

    而通過民事訴訟的方法追究侵權者的責任,通過侵權賠償讓侵權者付出代價,才能直接打擊到侵權者的痛點,最終遏制假貨的泛濫。

    針對上述常見侵權行為,品牌企業可以通過《商標法》、《著作權法》等知識產權相關法律來保護己方權利。這些侵權行為較為明顯,法律規定也非常明確,通常對侵權的構成是不存在太大爭議的。

     

    三、互聯網時代的新侵權模式與應對方法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來臨,線上銷售平臺成為假貨的主要銷售地。而線上銷售平臺均不同程度的協助品牌方對明確的侵權行為進行打擊。線下,品牌企業知識產權打擊的力度加強,侵權者們也不輕易敢如此明目張膽的侵權,反而一些較為隱蔽的侵權行為,如“傍名牌”的行為則有了明顯的增多。

    “傍名牌”的一個主要方法是“打擦邊球”,是指某些企業故意通過一些手段,使人誤認為是某知名產品。例如,模仿知名品牌的商標進行注冊與其相近的企業名稱,將一些有影響力的商標注冊成自己的商號等等。

    例1:“香港代購地素有限公司”模仿知名品牌“地素”商標注冊了相近的企業名稱;

    例2:“上海紅蜻蜓鞋服有限公司”將知名品牌“紅蜻蜓”的商標注冊成自己的商號;

    這些行為,很難通過《商標法》、《著作權法》加以調整,但也會對品牌企業產生危害,品牌企業應當如何做,才能更好的保護自身權益,保障品牌利益呢?

    在這種情況下,《反不正當競爭法》是很好的保障權利不受侵犯的武器,是知識產權相關法律無法有效適用時的補充條款,是兜底性的條款。上述的“傍名牌”的一些行為,實際上都屬于不正當競爭的范圍,是能夠通過《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調整的。

     

    《反不正當競爭法》

    第六條: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混淆行為,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

    (一)擅自使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

    (二)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包括簡稱、字號等)、社會組織名稱(包括簡稱等)、姓名(包括筆名、藝名、譯名等);

    (三)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域名主體部分、網站名稱、網頁等;

    (四)其他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

     

    案例一

    某線上的售假店鋪,所售的產品為服裝類。經搜索調查發現,該店鋪所售產品,不論從款式、圖案等看,均與某知名品牌的產品完全相同。然而,該店鋪將產品標識全部剪除;在宣傳中亦直接說明“產品均已剪標、無任何標識”;在關鍵詞描述中,該店鋪使用了與我方知名品牌相同的字符,但采用了亂序、拆分的方式分開。

     

    剪標

     

    如上圖所示,侵權者強調產品無任何標識,而宣傳圖片使用的是正品服裝的圖片,并將正品服裝中的標識打上馬賽克,而銷售的產品實際上是假冒產品。

     

    商標變形

     

    再如上圖所示,侵權者在關鍵描述中將知名品牌“歐時力”的商標變形,但是根據網絡銷售平臺的切詞規則,在搜索“歐時力”的時候依然會出現這類產品,侵權者截取了品牌企業的流量。

     

    這種形式實質上是惡意侵權,拋開著作權侵權來看該店鋪的侵權行為,我們認為,拆分、亂序的標識是否構成商標侵權具有不確定性,被認定構成侵權有一定風險。但是,該店鋪使用與品牌方相近似的標識,又同時銷售類似甚至完全相同的商品,已經構成不正當競爭。

     

    案例二

    某線上的售假店鋪,鏈接名稱等均隱晦的使用“歐家”的稱謂,且其銷售的產品,從款式、圖案來看,均與品牌方產品完全相同。通過評價等看,消費者評價“產品與專柜相同”、“品牌方專柜試過后來買的”等等,該店鋪還存在刷單的行為,使消費者對其產品質量等產生誤判。

     

    評價刷單

     

    對于這類售假者,我們認為本身無法以商標侵權進行打擊,然而,根據侵權者銷售的部分產品構成著作權侵權,全部產品均與品牌企業相同,以及所有產品的評價情況來看,實際上會使消費者混淆,是構成不正當競爭的。

     

    可以看到,很多情況下,如果品牌企業無法直接以著作權侵權、商標侵權追究侵權者的責任時,不正當競爭是很好的補充方式。當然,《反不正當競爭法》的兜底性條款在適用上存在一定的爭議。如第六條第四款的“足以引人誤認” 的定義,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從法院到相關執法部門,甚至每一個法官,都對此有不同的理解,這也使該兜底條款在范圍的界定上有較大的異議。

     

    案例三

    在線上的店鋪中,有店鋪短期內在產品的關鍵詞描述中頻繁的變換關鍵詞,截取各大品牌的流量,甚至存在同時使用三、五個品牌名稱,截取流量的行為,如下圖所示。

     

    頻繁變更關鍵詞

     

    這類行為即使構成侵權,亦難以進行取證以追究侵權者責任,如何對這類侵權行為進行打擊也存在一定困難。筆者認為,這類經營者實際上實施了混淆行為,從其描述的銷售狀況、用戶評價等角度亦可表明其進行了虛假表示,構成了不正當競爭,應當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調整范圍。

     

    對于生產企業來說,打擊造假廠家,防止造假售假,是企業維護品牌形象的常規手段,而部分售假者,采取游擊戰的方式,規避法律責任,對品牌企業的不利影響也是比較嚴重的。在實務中,尤其是在侵權者使用新型手段,規避商標和著作權侵權的情況下,《反不正當競爭法》就成為權利人的“救命稻草”。

     

    在市場經濟的推動下,競爭機制和壓力激發了企業的競爭意識,當市場逐漸呈現飽和的狀態時,優秀的企業不斷的尋求差異化競爭,構建自己的貿易壁壘,力求在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

    在企業互相角逐的同時,“傍名牌”等不正當競爭行為亦大大的存在在市場競爭當中。他們妄想不勞而獲,或者渴望以較小的付出,獲得較大的回報。這種市場的自發性行為,如果不加以遏制,長久以往,劣幣驅逐良幣,品牌企業的市場份額占比會減少,企業辛苦打造的品牌力量會逐漸弱化,最終會導致品牌企業的銷售額減少,品牌美譽度下降,市場秩序混亂。

    《反不正當競爭法》作為品牌企業維權的法律武器,如能進行有效的運用,能夠更好的促進企業發展,在互聯網環境下,《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企業來說更是具有重大作用的和價值。

     

    11选5 定单双套利